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
        首頁 >> 文史萬象 >>國學文化 >> 這首詩道出老年的人生哲學 流傳至今不斷傳誦!
        文史萬象
        更多
        • 圈神馬為民除害

          有一年,劉墉隨乾隆皇帝巡游,路經保定。一天,直隸總督前來叩見劉墉,劉墉對他說:“

        • 白洋淀乾隆問字

          劉羅鍋子陪同乾隆皇帝下江南,這天,來到天下聞名的白洋淀游玩。只見淀水清澈無比,綠

        • 錚錚鐵骨楊繼盛

          在保定城內,有兩座楊公祠,也叫“旌忠祠”,一座在黃驊館一座在大金線胡同(已被列為

        • 笑著的大肚彌勒佛

          笑著的大肚彌勒佛

          每座大廟的頭一殿,一般都是大肚彌勒佛,只見它坐在那里挺胸疊肚,咧著個大嘴總是笑,

        • 齜著嘴樂的石獅子

          齜著嘴樂的石獅子

          從前,有一家,老娘和兩個兒子,三口人依靠兩畝薄地過日子。兩個兒子,老大奸,老二俊

        • 戲娃的傳說

          相傳中國古裝戲曲始于唐朝。它的創始人是唐玄宗,后稱唐明皇。他寵愛楊貴妃,每日沉溺

        • 白洋淀的傳說

          在冀中平原的中部,有一片地勢低洼、水草豐美的水澤地帶,這就是遠近聞名的白洋淀。在

        • 米陽山

          在保定城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東有三羊不吃草,西有兩雞不打鳴”說的是保定城東有三個村

        • 夜半碗聲

          夜半碗聲

          民國初年,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出了一宗怪事:步兵科一間軍官生宿舍里鬧鬼,轟動了保定府

        • 龍王和童兒

          龍王和童兒

          從前,某地有個龍王廟,廟里的龍王端坐中間,兩個童兒站立兩廂。你說怪不?有這么一天

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這首詩道出老年的人生哲學 流傳至今不斷傳誦!

        时间:2021-07-03     作者:保定老年網   阅读

           劉禹錫(772~842年),字夢得,籍貫河南洛陽,生于河南鄭州滎陽,自稱“家本滎上,籍占洛陽”的“中山靖王劉勝之后”,劉備五百多年后的劉禹錫也是這么說的。

           姑且相信劉禹錫的祖上也是漢代皇室貴胄,不過此時已是唐代李家天下,要想謀個一官半職是要參加科舉考試的。年少時便聰慧過人的劉禹錫22歲進士及第,同年登博學鴻詞科,兩年后再登吏部取士科,釋褐為太子校書,30歲升任監察御史,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廳級干部。

           如果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必然是“裘馬輕狂”、“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快意人生,也可能沒有了過去、現在和將人永遠讓世人永遠仰望的“詩豪”劉禹錫。

          公元805年正月,劉禹錫33歲。與其同官同爵又是同門出身,19歲時游學長安,便與之交好的柳宗元因“永貞革新”和“二王八司馬事件”,被一同流放至南蠻之地做司馬,劉禹錫的人生軌跡徹底發生了改變,對許多人來說這次打擊可能一蹶不振,但此時的劉禹錫順天應命樂觀豁達卻迸發出來,從而開啟了“詩豪”的一生。

        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

        晴空一鶴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

           站在朗州(今湖南常德)瑟瑟秋風里,他眼里卻沒有一絲秋風蕭瑟的樣子,沒有什么人生失意、悲苦煩憂,只有春日樂觀瀟灑。

          這是一種精神,一種信仰,一種人生態度。

          轉眼十年流放過去了,劉禹錫重回長安,他并沒有變得世故圓滑,心底的快意豪放卻益發強烈。

          身處繁華的鬧市長安城,看著來往穿梭的人群。

          紫陌紅塵拂面來,無人不道看花回

          玄都觀里桃千樹,盡是劉郎去后栽

          第一次的流放劉詩人還是心存怨氣的,回到長安忍不住又任性了一把。結果逞一時口舌之快、罵人不吐臟字的劉禹錫這回真又得罪人了,只好再被貶到播州(今貴州遵義)。

           吐了胸中怨氣自然很爽,可吐了“作”式吐怨氣是要承擔后果的,劉禹錫只能無奈接受。

           821年,劉禹錫轉到巴蜀之地的夔州(今重慶奉節)任刺史。此時的劉禹錫近五十知天命的年紀,雖然古語有云:少不入川,老不出蜀,卻依然在被貶路上不停奔波。

          夔州雖然是偏遠蠻荒之地,好在山清水秀,這對于此時的詩人劉禹錫來說也就夠了。

        楊柳青青江水平,聞郎江上踏歌聲

        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卻有晴

           50歲劉禹錫依然人老心不老,用年輕懷春之心寫一位沉浸在初戀中的少女的心情。她愛著一個人,可還沒有確實知道對方的態度,因此既抱有希望,又含有疑慮;既歡喜,又擔憂。詩人用她自己的口吻,將這種微妙復雜的心理成功地予以表達。

          不論有情還是無情,在少女的心里都是最美好的愛情。

          山水有情,政治無情,也磨滅不了劉禹錫天生的豪情。

        楚水巴山江雨多,巴人能唱本鄉歌

        今朝北客思歸去,回入紇那披綠羅

          詩人耳聞巴人歌唱引發懷鄉幽思,雖是思鄉,詩中卻是風格明快活潑,依然還是好心情。

        王濬樓船下益州,金陵王氣黯然收

        千尋鐵鎖沉江底,一片降幡出石頭

        人世幾回傷往事,山形依舊枕寒流

        今逢四海為家日,故壘蕭蕭蘆荻秋

          夔州任滿回京走到黃石,詩人觸景生情寫下一首《西塞山懷古》。

          不僅僅是一首簡單的懷古詩,詩人的豪情猶烈。

          到了和州(安徽和縣)這個地方,雖為小人所擾,但劉詩人心情依然十分舒暢,安貧樂道、順天應命、淡然處之,自得其樂,寫下了千古名篇《陋室銘》:

           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?梢哉{素琴,閱金經。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。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云亭?鬃釉疲汉温?

          此時的劉禹錫已勘破人生幻境,不為外物所擾,不為名利所惑,完全遵從內心選擇,活出了真實的自己。

          826年,劉禹錫終于結束了自己的貶謫生涯,將要回洛陽任東都尚書了。

          行至揚州時,詩魔白居易、詩豪劉禹錫兩位好友意外重逢,多年不見自然要把酒言歡,喝到興處白居易直抒胸臆,吟誦一首《醉贈劉二十八使君》:

        為我引杯添酒飲,與君把箸擊盤歌

        詩稱國手徒為爾,命壓人頭不奈何

        舉眼風光長寂寞,滿朝官職獨蹉跎

        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

        詩中頗為好友抱不平之意。

        而此時的劉禹錫卻早已不是年少輕狂,有了更多的人生感悟,更多了一份人生豁達。

        巴山楚水凄涼地,二十三年棄置身

        懷舊空吟聞笛賦,到鄉翻似爛柯人

        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

        今日聽君歌一曲,暫憑杯酒長精神

          兜兜轉轉二十三年,胡須漸白,兩鬢微霜,可劉禹錫仿佛依舊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,詩中依然豪氣干云,其詩歌的境界卻已然不同,給人一個越來越精神的詩人。

        百畝庭中半是苔,桃花凈盡菜花開

        種桃道士歸何處,前度劉郎今又來

        人生可以有失敗,但不能被打敗,今日劉郎依然還是往日的劉郎。劉禹錫儼然自信是最后的贏家。

        人生不能自由選擇,卻可以決定以一種什么樣的態度去面對它。

        遇到挫折后,白居易堅守“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”的人生哲學。

        而劉禹錫這首《酬樂天詠老見示》卻有著不同的人生哲學。

        人誰不顧老,老去有誰憐。

        身瘦帶頻減,發稀冠自偏。

        廢書緣惜眼,多灸為隨年。

        經事還諳事,閱人如閱川。

        細思皆幸矣,下此便翛然。

        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。

           是啊,日落桑榆又怎樣,心中自有豪情萬丈,晚霞依舊能映紅滿天。

          “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” 。老而不同,一個是隨遇而安的“樂天居士”白居易,一個是仍人老心不老的劉禹錫。

          老,依然可以光彩照人,依然可以鮮活如初。

          老了!這是大多數人的心里想法,白居易也是如此,面對夕陽晚景,他產生了一種老之將至,些許悲觀的情緒。

          而劉禹錫也寫了一些老態,但心境卻要平和得多,大有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的曹孟德氣概。

          “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!边@兩句意境高遠遼闊,氣象宏達,讀來有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。

          很多人一提到“老”,都有些避諱,其實大可不必。

          其實步入晚年也沒什么不好的,老有所為,老有所依,老有所樂,老年人也一樣可以心態年輕,活得光彩照人,燦爛無比。

          這樣達觀的劉禹錫人生心性,試問天下能有幾人?何言人生不如意,只因不懂劉禹錫。

          “樂觀與豁達”是兩人之長壽秘訣,一個70,一個74,這在唐代皆為高壽。

          劉詩豪與我們普通人一樣最期待的還是歲月靜好的日子:

        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

        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

          人生有無奈,卻無法選擇,能選擇的只有態度!



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
        技术支持: 創和全網營銷 | 管理登录
        色综合天天综合网无码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