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
        首頁 >> 暢游天下 >>景點介紹 >> 文化風情 勤掘“申泉”潤古城
        旅游飲食
        更多
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文化風情 勤掘“申泉”潤古城

        时间:2021-06-16     作者:保定文化旅游   阅读

        勤掘“申泉”潤古城

        河泉是清代農地灌溉的主要水源之一,也是乾隆朝直隸總督方觀承治水的根脈。方觀承在《籌辦泉源水利折》中說道:“直隸水利,凡有泉水可導之區,當春末夏初之時,田圃資其灌溉,二麥尤籍滋培。臣每與州縣官講求體察,如其境內源泉未經疏剃,審有舊跡可循,皆當隨意相度引歸有用”(《方恪敏公奏議》)。

        方觀承曾任直隸清河道員,對保定附近泉水、河流情況了如指掌,對府河春夏之交,水流較弱,影響航運的情況十分關心。任職直隸總督后,方觀承治河不墨守成規,而是親自勘察,洞徹地勢,掌握了每一條河道水泉的來龍去脈,再決定是改、是浚、是疏、是導、是堵,在治河的同時,利用河、泉為百姓造福。


        清苑滿城河流對接圖完成圖(清朝)

        保定府滿城縣有條奇村河,起源于一畝泉,匯雞距泉水后再流入保定府河。清初水勢漸弱,冀中平原春季又多旱,一到春天河里就沒有水了,不僅給保定府城市用水造成了困難,而且斷絕了水道交通。

        乾隆十七年(1752),為了大規模修浚府河,直隸總督方觀承親赴滿城縣境府河上游,察看水源,探尋水道,發現泉源。經過調查研究,方觀承指明滿城縣的奇村河發源于一畝泉,匯雞距泉以入府河,并且在城東孫家莊勘察了一畝泉和連家泉,在夏家莊發現了五花泉,車龍泉寺西查出了紅花泉……直隸總督方觀承在乾隆十七年十一月(1752年12月),就省城保定及滿城附近的河流泉水分布情況上奏清廷,提出從開源入手增大水量的治理措施,指明以上數泉俱為葦草湮閉、而渠形可尋,一經濬治,合流并注匯入一畝泉或是奇村河,再流入保定府河,可增治沿岸稻田多頃,商販船只亦可通行。

        方觀承派人詳細查勘探究,尤其在一畝泉南八里滿城東孫家堂找到被葦草湮閉的新泉眼,加以浚治,因浚成此泉時恰為乾隆十七年,歲在壬申,故名“申泉”。

        為了紀念發現新泉這件事情,方觀承還親自撰寫了碑記,這篇碑文收入在乾隆版《滿城縣志》中,全文如下:

        《申泉碑記》

        直隸總督 方觀承

        滿城屬保定治郡之西,渝河之流自西來者,至邑而洑,洑而復出,播為泉,曰“一畝”,曰“雞距”,合而東南流,為奇村河。又東入清苑境,為府河,即“志”所云“清苑河”也。河自西而東,入于淀,以達于淀。

        自奇村至清苑,沿河之村疃百數,藉河之力以資灌溉者,農田萬畝。而自府河東達津門,商賈望走郡下,方舟逆挽,莫不于是仰縱閉焉。

        奇村之河既首受二泉水,顧泉之力微,則下流之輸瀉益薄,農作灌溉無所資。即自府河以東,日規堰潴,而舟楫往來益梗隘,不可遽達。故泉之衰、旺,其跡著于滿,而利之所由興,與弊之所伏,不盡系乎滿也?往時余行部過其地,周歷泉所,語僚屬曰:“凡水之洑,脈注而支分,其復出,出必非一二足也。榛莽區,礓磧之土,宜有瘀遏而未顯者,盍訪諸?”

        歲壬申(1752),吏有來告:“邑之東得泉焉,蕪渫沮洳,棄于葭薍者舊矣!彼揪咣五,召丁役澈之,滌之,源茁而深,流疏而清,奫淪演紆,視“一畝”所鐘,大倍十計。而泉之左右,復有諸小泉,舊辟而今堙者,曰“五花”,曰“連寶”,曰“紅花”,皆次第以修復,告,乃引之為河。河長一百七十丈,別釃為渠。渠受小泉水,率一、二百丈。凡河為經,凡渠為緯,咸注而入于奇村河。河之上舊有閘,曰“響水”。凡新泉及諸小泉來入者,至是畢會。于是益信“響”之專藉一畝、雞距者,為得其半,遺其全也。河兼眾水,其流盛大,數倍于昔。村疃之土,夙宜秔稻者,亦數倍于昔。而自郡以東,檣櫓云集。

        方春夏之交,百物接于衢,四民萃于市,歌舞歡忭,欲不尸功于茲泉不可得已。嗟乎!一事也,使有利于一方之人,道民務者,猶將舉之,矧舉之而所及者眾、所施者遠耶?事有修、有廢,其修之,則人謀協也。余烏知后之修廢何如耶?

        工既竣,爰伐石以紀之。泉故無名,余名之曰“申”,且系之銘曰:

        帝營九州,神畿是崇。列郡環之,保為巨雄。

        滿邑于西,兼望緊要。清流溉輪,四國是邵。

        乃釃乃圍,乃耨而耭。烝徒駪駪,厥用殫微。

        我行其野,目不暫舍。爰諮爰謀,于邑之下。

        爰有閑田,汨瀄昏澇。氿泉噴出,吏走相告。

        乃度工功,既辟既除。去其不蠲,其行舒舒。

        別浚五花,連寶底續。紅花婉嬗,如媵從嫡。

        眾流氤氳,達于奇村。孰多前功,視此堮垠。

        歲行在申,甲堅萬物。原泉胚渾,敷土遂出。

        十二辰次,申維兌鄉。廣淵重塏,澤我郡甿。

        言揆厥時,辨正方位。名以銘斯,以蒞成事。

        乾隆十七年 歲次壬申 孟秋之月 轂旦。

        直隸總督方觀承主持將一畝、雞距、申泉、五花等泉水一一加以深挖和開鑿,又循原有渠形,加以導引為河,長一百七十丈,復釃為渠,以受小泉,合流并注。經過疏浚,五花泉、申泉、聯寶泉、紅花泉等泉水的支流紛紛涌出,合流并注。由于疏浚了這些泉眼,使一畝泉河水量加倍,增加了府河上游的水量,便利了保定城市用水。

        清代保定府滿城縣屬河圖(未標明年代和作者)

        同時,方觀承疏浚候河、白草溝河及府河下游數十里河道,“并在靈雨寺等處分建石閘,使水有蓄泄,不致直瀉無余”(《清史稿·卷三百二十四·列傳一百十一·方觀承》)。此議施行之后,不僅增治沿岸稻田多頃,便利了農田灌溉和商旅船只往來通行無阻,也使春夏之交保定城無枯水之虞,因此倍受民眾稱道和乾隆帝的嘉賞。

        清代皮獻唐在《游申泉作》中寫道:

        鑿破胚渾境,泉源一統收。

        橋通冰潔水,亭踞矩方洲。

        翼翼嘉禾茂,嬉嬉野老游。

        戒童休濯足,珍重此清流。

        這只是總督方觀承在直隸興農治河的作為之一,但保定人民口碑相傳,世代不忘,以至由方觀承所命名的“申泉”傳留至今。保定境內府河也由于得到更多的水源補給,水運得以保持常年通航,使當時的省城保定作為華北水路交通樞紐,市面更為欣欣向榮,催生了保定府文化的承繼與繁榮。


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
        技术支持: 創和全網營銷 | 管理登录
        色综合天天综合网无码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