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
        首頁 >> 夕陽風采 >>詩詞書畫 >> 書法史上的三句經典狠話!
        樂齡教育
        更多
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書法史上的三句經典狠話!

        时间:2021-01-04     作者:保定老年網   阅读

        所謂“毒舌”

        世人都不喜歡

        但毒辣的評語

        才往往切中肯綮

        來看看

        書法史上最“毒”的3句話

        01/

        “一洗二王惡札”

        清醒的批判意識

        “一洗二王惡札,照耀皇宋萬古”這是米芾點評前人書法中可以說是最著名的一句豪言了,可是實際怎么看待這句話?

        米芾由于他的挺勁恣意,放任飄灑的書寫習慣,米芾在專學晉人之后,對王獻之的書法情有獨鐘,并且取得了一些成效。但米芾對王羲之的書法則更加崇拜,心悅誠服,并且傾力追慕。傾其所有獲得了《王略帖》,有時見到王羲之的書法不能得到時,巧取豪奪的故事流傳不少。

        其實米芾在初學晉人的時候,主要學習的是《集王圣教序》,在黃岡受教后一年所書的《龍井方圓庵記》經沈鵬先生進行排列比較,認為二者很近似。正如他壯歲之前學唐人后來再未擺脫一樣,《集王圣教序》的影子從此伴隨著他。

        清人王澍在跋《蜀素帖》中說:圣教自有院體之日,故有宋一代無稱道者,然蘇、米諸公往往隱用其筆法,而米老尤多,乃其平生絕未嘗一字道及。所謂“鴛鴦繡了從教看,不把金針度與人”也,此卷實筆筆從圣教來,余臨寫之次,悄然有契,特為拈出,不使千百后世為古人所欺,亦是一適。

        這段話明白告訴《蜀素帖》是學習《集王圣教序》的。雖然在形式上、結字上學有所得,但仍然不時露出米芾從前作書的刷筆和怒張之氣。有時為了蘊藏一些,用筆略就顯的猶豫不決,出現了一些滯筆。

        米芾學《集王圣教序》和王羲之又從不說與人,除了不傳之秘外還是因為“專學晉人”后雖然有大的進步,但始終沒有能夠做到“入晉人格”。

        米芾的幾件名作均有刻畫太甚的筆病,而他的手札卻做到了以勢為主,使轉自如,無挑剔之病,米芾晚年似乎明白了這個道理,“老無他物適心目,天使殘年同筆硯”,書風較中年有所收斂,有晉魏平淡的趣味了。

        “既老始自成家”。米芾說“唐太宗學右軍不能至……故大罵子敬”,而他自己呢,由于用力學習王羲之而達不到那個“入晉人格”目標,晚年也就大罵“二王”了。

        米芾生前說過很多振聾發聵的驚世之語,但必須設身處地去理解,許多并非字面上所透露出來的,乃至米芾對顏真卿、歐陽詢和柳公權等人的批評,只能說明米芾比常人有更深刻的批判意識。

        實際上,批判某種書風,是了解創作的利弊所在,是理性認知,而不是全盤否定。米芾對二王顏柳歐等都有涉獵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從不存在沒有任何缺陷的創作,學習某種書體,必須了解其不足與優點所在,才能做到既能打進去,又能打出來。米芾之所以成為一代宗師,根本的原因即在于此。

        02/

        “書不宗晉,終入野道”

        既專且博,集古成新

        王鐸在闡明自身學書之道時提出了這一觀點。綜合王鐸一生來看,顏真卿與米芾對他影響也很大,尤其是米芾。生平服膺米芾的王鐸,主張書法理應學古但不得妄為,學古方能創新。

        他在臨書方面甚為勤奮,自定寫字功課為一天臨帖一天創作,相互交錯,雷打不動。他所言及“書不宗晉,終入野道”并非“書不宗晉,必入野道”,二王書風在整個書史中最終只是一家風范,不是整個書史的全部,真正成功的大家都是集古出新、融會百家而自出機杼的。

        學書要做到既專且博,方能入古出新。晉尚韻,顏米皆出于二王,變革晉韻自出新意,對晉韻的回歸與傾慕是立身之本。

        這些文論是獨一無二的、驚天駭世的。他在接受文人自由學風和叛逆精神財富的影響后,仍然不脫離傳統精神而保持了繼承與革新的平衡,提出響亮的“書不宗晉,終入野道”的復古口號,因此也有人稱王鐸的書法理念是矛盾的復合體。

        矛盾的“中庸”、矛盾的美學是來自王鐸的殊遇——官場的矛盾、生活的困惑、心理的彷徨,降清帶來的非議,雖數度身居高位卻不被器識,他感到補天乏術,于是只求茍活了。

        “寫字者,寫志也!彪m然這些文論并非是書論,但卻直接影響到他的書法風格,作品中蘊含了更多的燥迫、苦悶、無奈與頹喪,使作品揮灑出激烈的情緒宣泄和左突右沖的險崛不羈,可以說王鐸的創作也是傳統與反叛的相互交織。

        03/

        “寧丑毋媚”

        作字先作人

        這句話出自傅山的《作字示兒孫并跋》,一個家訓性質的內容,大略意思是告訴他的后世子孫的一些話,也都是告誡一類的語氣。這句話并不在這篇作品的正文部分,而是在他后面的題跋里面,而且他后面題跋的部分,更詳細的說明了傅山自己的藝術主張。

        在書畫活動中,偶爾能聽到書法以丑為美的說法;在一些書論文章中,也能看到以丑為美的提法。這種說法是對明末清初書畫家傅山“寧丑毋媚”說的誤解。傅山因趙孟頫做了元朝的二臣,所以鄙視其為人,痛惡其書法,并以此警示子孫不能犯此錯誤。

        傅山為什么鄙視趙孟頫呢?趙孟頫本身作為宋朝皇室的后裔、宋朝大臣,降元叛國,這是當時處在明末清初、而且一心向往明朝的傅山所不能容忍的,所以他痛恨趙孟頫的軟弱,但是趙孟頫的書法又這么華美、這么好,他就覺得,雖然你書法是好的,在藝術上是無可挑剔的。

        但是你人品不行,我就討厭你,我寧愿去喜歡那些笨拙的、丑陋的,也不去喜歡你。所以這不是傅山出于藝術的經驗冷靜的思考,而是出于一時的沖動的氣話。出于貶低趙孟頫的需要。何況傅山是忠貞之士,故而在書法方面提倡“作字先作人”,他的書法實踐也沒有丑的意態。因此說,傅山沒有提倡丑書。


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
        技术支持: 創和全網營銷 | 管理登录
        色综合天天综合网无码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lt7p"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thead id="jlt7p"><cite id="jlt7p"></cite></thead></progress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lt7p"></progress>